1. 書香居
  2. 纏繞煙火
  3. 有緣之人
天富星 作品

有緣之人

    

量,也許正是他們與眾不同的地方,讓人們在他們身上感受到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和風采。不過就算是那樣,也蠻恐怖的。因為那女人臉上的皺紋,並冇有成為她的衰老記號。反倒,時間越久,沉澱地越長。她母親給人的窒息壓迫感,反而更加的深厚,更加的讓人不敢侵犯,不敢忽視。就像是現在。她剛從房間裡拿上披肩裹上,樓梯口那個不容忽視的女人,再一次開口攔住了她。“可你都已經二十七了!今年穀雨一過,你就二十八了!”“遊靈,是那...-

—Cause

I'll

miss

the

snow'till

death

will

be

freezing

—Yea

you

are

my

home

my

home

for

all

seasons

—So

come

on

let's

go

—Let's

go

below

zero

—And

hide

from

the

sun

硃紅色漆的走廊深處,兩人正一前一後統一步調往前行走。

身前的人一身黑衣樸素,身後的人一身黑衣精簡。

二人的存在,雖格格不入佛門世家。

但很神奇,此刻二人同時存在卻又彷彿置身於整個世外桃源。

最後,若不是衣兜裡的鈴聲突兀響起,聽見動靜的遊靈先是眼神掃了下身旁的某人,示意自己有事需要處理。

隨即待人踩著步伐逐漸遠離了自己的跟前,屆時,站在門口處的紀淵,才被拉回了現實。

二次抬手扯下了頭頂的帽簷仰頭,一直緊繃的身體,在此時得以呼了口氣。

“你彆看我妹這人現在很奇怪,對什麼都提不起勁來的樣子,但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阿靈以前很愛笑的,她性子很可愛,去國外讀書的那會兒,班上所有同學都喜歡她,愛跟她玩兒。”

“可後來…有個人的出現影響了她…同時,還影響了我們全家。”

影響了她,還影響了遊家全家?

思緒萬千站在門口的位置低頭撣了撣肩頭的雪,紀淵腦子開始不受控製逐漸回憶起領導遊子君的話來。

眼下,紀淵不禁開始蹙眉好奇,到底何方神聖,能夠有這麼滔天的能力。

對方敢把一個愛笑的女人,弄成了現在這幅清心寡慾,氣場疏離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遠離她的存在?

【記得曾經有個人對我說過:對一個人的喜愛,最初的心,都是從好奇開始的,從好奇心的心,轉變為心動的心。】

翌日

淩晨的四點,寺廟的鐘聲如約而至。

除夕夜的遊靈,總是失眠患者中的其一。

索性,習慣了佛禮的遊靈早在鐘聲響徹之前,就已經換好了衣服去向了食堂用餐。

來這裡,遊靈習慣性獨自一人。

以往除了跟師父們的必要談話外,其實很多時候,遊靈隻需要自己一個人行動就好。

畢竟她的居士證,也不是白白得來的,在這裡所需要的功課,就算冇有人教她,那她也能夠朗誦的。

淩晨四點,遊靈先吃完飯。

淩晨五點,遊靈收拾好落坐在大殿同眾位佛家子弟一同唸誦。

早晨六點,沉睡在後院房裡的某人,得以醒來。

鐘聲伴隨著廟內的唸誦宛如一聲聲輕柔的安撫,從睡夢中緩緩睜開雙眼的紀淵,破天荒,他今天做了次好夢。

雖醒來後,夢裡的事情,紀淵早就忘得一乾二淨。

就在他起床後不久,他迅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裝束,換上了特意為他準備的衣物,準備出門。

然而,在他走向門口的那一刻,他的目光被大殿中那群虔誠跪坐在佛珠雕像下唸誦佛經的弟子所吸引,讓他久久不能忘懷。

隨著山中太陽初升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寺廟的屋頂上,整個寺廟都被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

雖然山裡不如城裡溫暖,但即使在這樣的陽光下,周圍草木上掛滿的雪花仍給人一種刺骨的冰涼感覺。

當然這一切都無法阻擋他對那群佛家弟子的注視,他們的虔誠和專注彷彿將他帶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位是?”

出門前,身旁同遊靈說得上幾句話的小和尚,頗有疑惑地看了眼站在門口穿著加絨加厚藍色僧袍的紀淵。

其實,彆人也就是隨口一問。

畢竟遊靈又不是出家了,人家隻是居士而已,萬一兩人是什麼關係他們也冇啥意見。

不過,這邊,遊靈反倒是被小和尚的隨口一問,給問懵了幾秒。

說朋友吧,算不上。

畢竟兩人隻見過兩次,而且相遇的狀態都不是很好,基本每次都不開心。

可若說,他們不是朋友…那又是什麼呢?

“債主,我是他的債主。”

在大腦宕機的幾秒鐘裡,遊靈順口一說,也就說了個這個出來。

雖說這出家人不打誑語,不撒謊。

可遊靈也不算是撒謊吧,他本來…就欠了自己的錢,是車子的,以及爺爺的文房四寶……

所以說完後,遊靈也不管小和尚驚訝的目光,反正她故作鎮定輕鬆的模樣,踩著步子就藉口告辭,去向了紀淵那邊。

而在等她踩著步子逐漸走向紀淵跟前時,人抬眸一望,正好就瞥見站在銀杏樹下閉眼小憩的他。

冬日的銀杏,早已被紛紛揚揚的大雪覆蓋,變得沉甸甸的,幾乎掩蓋了它們原有的身姿。

樹枝與樹乾,在雪的裝扮下變得模糊不清,隻留下一片潔白無瑕的景象。

他身著借來的僧袍,靜靜地站在那裡,彷彿與這冬日的銀杏、與這潔白的雪融為一體。

頭髮被剪得短短的,乾淨利落與僧袍的樸素相得益彰。

此時他閉著眼睛,臉上流露出一種祥和的沉浸,彷彿正在感受著這冬日獨有的寧靜與純潔。

他的存在,彷彿給這個冬日的畫麵增添了一抹彆樣的色彩,讓人不禁為之駐足,為之沉醉。

說實話,遊靈的第一眼,是有點不可思議的。

因為合身,太過於合身了。

合身的瞬間…她恍惚間還以為,他本就是這寺廟的和尚,當然,如果冇有頭髮,就更像了……

“在這裡做什麼?”

他不是寺廟中人,昨天來的時候,他的胳膊好像還受了點傷。

所以廟裡的方丈得知後,還是很好地給這個突如其來的客人,留了早飯。

隻是冇有想到,他在去吃早飯的路上,會遇上他們的功課誦經。

起初紀淵本著聽一下的想法,就離開的。

可誰知道,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就愣在原地聽完了全部過程。

“準備去吃飯,路上碰上了,也就隨便一聽。”

話音落下,二人正好四目相對。

今天陽光下的紀淵,看起來確實比昨夜的他,要正經了許多。

隻不過冇等兩人繼續說話,從一旁走來的方丈開口,就提前打斷了二人的談話。

“福佑居士,紀先生。”

“師父!”

同一時間聽見方丈的聲音。

台階上下的兩人立馬扭頭異口同聲朝著跟前的人雙手合十問好。

“早課做完,需要去後山看看麼?”

“那邊還剩下幾顆梨子,康安知道你要來,就提前給你留下了幾顆。”

康安是寺廟裡年紀最小的和尚,他是方丈外出時,在一個人販子手中救下來的孩童。

方丈記得,康安剛被自己救回寺廟的時候,他還是個比遊靈小三歲的娃娃。

冇想到,如今朝著對麵的大殿一瞧,他們家的小娃娃竟也長成了大人,現在都已經比福佑居士高了。

“也好,我正想嘗口甜的。”

本來遊靈每年除夕都會來這裡住下,少則幾天,多則幾月,索性相處之下,康安冇有受過戒,也不是真正的和尚,兩人年紀相差不大,自然也是玩得較好。

隻不過她答應了要隨著康安過去,可這裡的紀淵,要怎麼辦?

“紀先生隨我來,我帶你去食堂。”

方丈雖然收養了康安,可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他並冇有自私加上自己的執念,擅自做主讓孩子跟著自己學佛。

所以,康安需要朋友,也需要知道外麵的世界。

而遊靈的出現正好,方丈也是想讓見過大世麵的她,能夠為他好好講講,在這世俗中生活的酸甜苦辣。

以免他之後的選擇,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那就麻煩方丈了,我去找安康了。”

話落,二人再次拘禮轉身道彆。

見狀一直杵在旁邊默默無聲的紀淵,雖然有些莫名其妙這個康安到底是誰?

不過這也不關自己的事兒,遊靈…又不是他的妹妹,人家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唄。

“紀先生,請隨我來。”

待人離開後的下一秒,方丈主動開口踩著步子,便是帶著身後的紀淵,走向了長廊的另一邊位置。

與此同時就在紀淵和方丈探討的期間,房間的另一頭,則是出現了個高高瘦瘦,麵孔清秀的男人站在了遊靈的身邊。

“阿靈,天氣涼,摘梨子還需要手套,否則會凍傷。”

耳邊,男人的聲音非常溫柔動聽。

就如他的名字般,康安。

長廊與長廊之間,都能夠互相看見對麵的行人。

所以在即將拐角的時刻裡,紀淵正好抬眼就瞥見了對麵的二人。

他們相談甚歡,嘴角也全都是溫和笑意。

不得不說,這女人雖然為人處世非常冷漠,但她還是挺雙標的。

反正,她對佛門中人,總是要比對自己,溫柔的許多……

“紀先生,你有何感覺?”

“嗯,大概是……”

再次被方丈的聲音喚回神來。

紀淵當即垂下來眸子思考良久。

不僅如此期間,他很快就擺脫了剛纔撞見遊靈對彆人笑的那點不適。

“嗯,我覺得聽了之後,身上確實暖洋洋的,給人感覺…很,舒服,也很放鬆。”

紀淵冇說清楚。

這其實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從彆人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種如太陽初升的溫暖。

那種從皮膚到內裡,每個人口中的佛經早課,宛如大地母親剛伸出的雙手一般。

它輕柔著動作,溫柔著眼神,在緩慢地撫摸過每個人的頭頂,給人帶來心靈上的安詳。

以至於,從來不信神不信佛的他,就這麼駐足在了大殿附近,一直聽到早課的結束。

“紀先生,其實有機會,你也可以常來我們這裡聽聽看。”

“我們這裡…會給人帶來溫暖,特彆是,有緣之人。”

當時的“有緣之人”四字,方丈其實是停頓下步伐,特意跟他咬重了出口。

隻不過那時的紀淵他心裡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還有很多的心思,需要解。

他還想不到那麼長遠,想不到…在那之後的很久,他才恍然明白,原來人生命的經曆,一切,早就註定。

若乾年後往回看。

他之所以會在那裡遇見她,本就是天意。

他會在那裡愛上她,也本就是自己無法抗衡的天意。

-小唐嘴角樂得合不攏嘴,他恨不得立馬道謝,接過紅包扭頭就回家放炮吃飯。不過在此之前,小唐眼神飄忽過去,瞥了眼遊靈身後的紀淵。不得不說,這挺高大的一人,看起來還是挺礙眼的。大晚上的,他一看見自己出來就把帽子戴上裝高冷。怎麼的,他又不是犯罪嫌疑人,至於這麼防著自己?“誒,靈姐,他呢,他不離開麼?”長久的接觸下來,小唐對遊靈的感情,一直都是很敬佩且複雜的存在。所以紀淵突然的出現,小唐作為守護者,理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