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居
  2. 稻草
  3. 入秋
粥然 作品

入秋

    

都走了,劉六卻開始擔心該怎麼和阿奶交代了,感到害怕的劉六一直不敢回去,一會後他聽到阿爺再喊他的名字,在於阿爺一番拉扯後,最終,劉六撲到阿爺的懷裡哭了出來。“阿爺,怎麼辦啊,我回去阿奶會打我的。”“冇事啊,咱是男子漢,不哭,阿六冇事兒就好,回去阿奶不會吧你怎麼樣的啊,不哭。”回到家後,阿奶看見劉六,拿起雞毛撣子就準備往劉六身上抽,看見雞毛撣子的劉六頓時嚇哭了,阿爺攔住了阿奶,他讓劉六先上床睡覺,劉六...-

天氣轉涼,但還不是該添衣服的時候,劉六又是像往常一樣,看著阿爺做草鞋,但劉六看著家裡堆成山的草鞋,難免會不解。

“阿爺,家裡的草鞋已經多到這輩子用不完了,你為什麼還要做啊?”

“乖阿六,這織草鞋可以打發時間,你看著稻草不是也夠家裡的牛吃一輩子了嗎。那你阿奶為什麼還收啊?”

“阿奶說,如果不收的話,稻草下麵就會有大妖怪來抓小孩。”

阿爺並冇有繼續回話,而是意味深長的笑了。那年秋天,劉六七歲,還隻是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孩子。

到了傍晚,村口那群孩子來找劉六玩了,劉六冇有再好奇阿爺的笑,隻是跑向那群孩子回頭對阿爺阿奶說了一句:“阿爺阿奶,我去玩啦。”

“去吧去吧,路上慢點,彆摔著。”阿爺回道,而正在收稻草的阿奶卻瞪了一眼劉六,嚴肅地說道:“天黑之前回來,要是晚了,你就等著挨雞毛撣子吧!”

劉六和小夥伴玩得很入迷,但是天快黑了,劉六也不得不和小夥伴們道彆了,但是小夥伴們卻不和了。

“劉六,再玩一會嘛,晚一點冇事的。”

在不捨與小夥伴的阻攔兩股力量下,劉六玩到了深夜,等小夥伴們都走了,劉六卻開始擔心該怎麼和阿奶交代了,感到害怕的劉六一直不敢回去,一會後他聽到阿爺再喊他的名字,在於阿爺一番拉扯後,最終,劉六撲到阿爺的懷裡哭了出來。

“阿爺,怎麼辦啊,我回去阿奶會打我的。”

“冇事啊,咱是男子漢,不哭,阿六冇事兒就好,回去阿奶不會吧你怎麼樣的啊,不哭。”

回到家後,阿奶看見劉六,拿起雞毛撣子就準備往劉六身上抽,看見雞毛撣子的劉六頓時嚇哭了,阿爺攔住了阿奶,他讓劉六先上床睡覺,劉六因為害怕頓了幾下,隨後也照做了,蠟燭的火光然道深夜,躺在床上的劉六隻聽到嘈雜的吵鬨聲。

“孩子不聽話,你還不讓管理是吧。”

“他一個孩子你跟他計較什麼。”

“你就慣著他吧。,指不定那天就走丟了。”

“你跟你大孫子計較,有你這麼當奶奶的嗎?”

“劉草鞋!你吼一句我就把你草鞋燒個精光。”

……

未完待續

-”“冇事啊,咱是男子漢,不哭,阿六冇事兒就好,回去阿奶不會吧你怎麼樣的啊,不哭。”回到家後,阿奶看見劉六,拿起雞毛撣子就準備往劉六身上抽,看見雞毛撣子的劉六頓時嚇哭了,阿爺攔住了阿奶,他讓劉六先上床睡覺,劉六因為害怕頓了幾下,隨後也照做了,蠟燭的火光然道深夜,躺在床上的劉六隻聽到嘈雜的吵鬨聲。“孩子不聽話,你還不讓管理是吧。”“他一個孩子你跟他計較什麼。”“你就慣著他吧。,指不定那天就走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