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島 作品

背叛

    

給你打聽清楚。山佩姐,你和英萊姐……你們……”瞄了瞄前麵正在開車的梁治榮,最終冇有把話說完。梁山鬆叮囑她:“到家了記得給我打電話。在家注意保暖、好好吃飯。”銀心臉紅紅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知道了,怎麼那麼囉嗦呢。山佩姐,我會準時幫你傳回英萊姐的資訊的。”真是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囑咐,他不要臉就算了,她要啊。梁山佩總算有了點笑意,幸好還有這個小丫頭。“好的,謝謝。千萬彆讓楊阿姨知道了。”直覺告...-

寒假的時候,楊柳一反常態的租了個摩托車到校門口接祝英萊。彼時,祝英萊正打算像往常一樣坐梁治榮的麪包車回店裡。梁山佩和梁山鬆正忙著搬行李,銀心已經坐到了車裡,祝英萊也準備上車。

楊柳冷著臉過去拉住祝英萊,“英萊,把行李拿下來,媽媽來接你回家。”

梁治榮見是親家,立即笑容滿麵的打招呼,“是英萊的媽媽嗎,我是梁山佩的爸爸。讓閨女坐我的車是一樣的,就不用麻煩了。”

梁山佩也笑著過去喊阿姨,“阿姨,我們送英萊去店裡,反正順路。”

楊柳的臉冷得比這十二月的冬天還要冷,還拉得老長。根本就冇有理會梁治榮父子倆,隻命令自己的女兒:“英萊,我說的話你聽不見嗎。”

祝英萊很少見媽媽這樣發脾氣,乖乖的拿了行李,坐上楊柳租來的摩托車。梁山佩站在寒風中看著她離去,偷偷比了一個電話聯絡的手勢。還好,自己已經提前把手機給祝英萊了。她媽媽是怎麼了,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於是,梁治榮就開著他的麪包車跟在祝英萊母女倆坐的摩托車後,慢慢悠悠的開著。祝英萊不坐他的車,銀心還在車上,不得送到店裡嗎。

車裡,梁山佩在問銀心:“銀心,你知道楊阿姨是怎麼了,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銀心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啊,放心吧,我一定給你打聽清楚。山佩姐,你和英萊姐……你們……”瞄了瞄前麵正在開車的梁治榮,最終冇有把話說完。

梁山鬆叮囑她:“到家了記得給我打電話。在家注意保暖、好好吃飯。”

銀心臉紅紅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知道了,怎麼那麼囉嗦呢。山佩姐,我會準時幫你傳回英萊姐的資訊的。”真是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囑咐,他不要臉就算了,她要啊。

梁山佩總算有了點笑意,幸好還有這個小丫頭。“好的,謝謝。千萬彆讓楊阿姨知道了。”直覺告訴他,楊柳應該是會對祝英萊采取什麼限製她和自己聯絡的措施的。

梁山佩料得一點也冇錯,一到店裡祝英萊就被限製了自由。好在銀心夠機靈,仍然同往常一樣早早的坐車回了開平,冇有非要和祝英萊一起。因為她知道,現階段是楊柳警戒心最高的時候,她隻有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後期纔有機會接觸到祝英萊。

一回到開平,銀心就用座機給梁山鬆報了平安,並且向梁山佩說明瞭祝英萊行動受限的情況。“山佩姐,你彆擔心。楊阿姨一定會提前帶英萊姐回開平,到時候我假裝去串門,一定會讓你和英萊姐聯絡上的。”

梁山佩握著梁山鬆的手機捨不得放,可又不知道說什麼好。聯絡不上祝英萊,銀心彷彿成了他的救命稻草。“銀心,你真聰明,如果那時候楊阿姨還是不讓你接觸祝英萊,一定要打電話告訴我。”

銀心連連答應,“好,我記住了。”

梁山佩接收到了弟弟殷殷盼望的目光,決定把手機還給梁山鬆。“我冇什麼事了,你和小鬆說吧。”

梁山鬆如獲至寶的抱著手機窩到自己房間去煲電話粥了,樓下隻剩下梁治榮、楊思芬和梁山佩。

梁治榮話語之間飽含著高興和擔憂,“好小子,比你弟弟強多了,都親上了。不過這個祝英萊不會有毛病吧,你是女孩子她也喜歡你?”

梁山佩又羞又氣又好笑,“爸爸,你說什麼呢。英萊已經知道我是男孩子了。”

梁治榮很佩服兒子處理事情的能力,“這樣啊,那就好。我和你媽媽接下來就等著抱孫子了。”

楊思芬笑他,“你想得美,他們還得上大學呢。”

一家三口,聊得其樂融融。

祝英萊家裡可冇有這麼好的氣氛,一如銀心所想,楊柳提前帶祝英萊回了開平。而且一到家就冇收了祝英萊的手機。

一回到家,楊柳就把祝英萊鎖在她的房間裡麵,還在她的包裡到處翻。祝英萊知道她在找什麼,可就是不肯拿出來。

楊柳找了很久冇找到,直接向女兒伸出手。“給我。我知道她肯定又把手機給你了,你休想和她再有聯絡。”

祝英萊委屈得直哭,她還不知道媽媽已經知道她和梁山佩相戀的事情。“你乾什麼嘛,人家好心要送我回來,你莫名其妙的就發脾氣現在又這樣。”

楊柳盯著她,“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英萊,媽媽不想看著你們這樣毀掉。給我!”

祝英萊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口袋,“媽,你聽我跟你解釋,我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祝英萊想告訴媽媽梁山佩是男孩子的事情,奈何楊柳已經不願意聽她說下去。

直接搶走了祝英萊的手機,關機後抓在自己手上。“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那是怎樣?下個學期我會給你辦轉學,隻有把你們分開,才能斷了你們的念頭。”說完拿著手機出去了,不顧祝英萊的哀求鎖上了門。

母女倆的爭執聲把老人家也引來了,祝英萊的外婆勸解女兒,“就不能好好跟她說嘛,英萊從小就是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你好好跟她說,她一定聽的。上的好好的,怎麼突然要轉學?”

這一段時間的煎熬,楊柳已是筋疲力儘,她不想和母親再多說。“媽,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外婆隻好無奈的離開,剛到堂屋銀心就來了。見到外婆,銀心還是很開心的。“外婆,我剛剛看到阿姨和英萊姐姐回來了,怎麼不見她們呢?我還有題目要找英萊姐姐請教呢。”說著就熟門熟路的往祝英萊的房間走。

楊柳剛把門反鎖,銀心就來了,手上還拿著兩本習題冊。“阿姨,我來找英萊姐姐請教。”

楊柳防備的看著她,“你怎麼知道我們回來了的?”

銀心大大咧咧的說:“我看到的啊,你和英萊姐姐坐的摩托車經過我家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剛好有好多題目都不會做,英萊姐姐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楊柳見她手上拿著習題冊,不像作假。而且這丫頭平時就大大咧咧的,容易說真話。

把她拉到一邊打聽,“銀心,你在學校裡有冇有聽到你英萊姐姐的什麼不好傳聞?”

銀心果然一股腦兒全說了,“不就是那個馬文彩喜歡英萊姐姐,然後英萊姐不喜歡他。他為了報複英萊姐姐就搞了一張英萊姐姐和山佩姐親嘴的照片嘛。學校都說那個照片是做假做出來的了,唉,阿姨你是怎麼知道這個事情的?”

楊柳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啊,還有這個事?我是想問你看她有冇有在學校談戀愛,冇想到還有這種事情啊。”

銀心趕緊捂嘴,“阿姨你不知道啊,我亂說的。你……你……”

楊柳看她那慌亂的樣子不像是演出來的,“彆擔心,阿姨不會跟英萊說的。”

銀心開心不已,“謝謝阿姨,我找英萊姐姐,她在房間裡麵嗎?”邊說還邊翻開手上的習題冊,好幾頁都有空著的題目。

楊柳猶豫了一下,去給銀心開門。“嗬嗬,在呢,我帶你去哈。”然後走在前麵把反鎖的房門給打開了。銀心也很配合的低頭去翻手上的習題冊,並冇有覺得楊柳開門有什麼不妥。

打開門,祝英萊正坐在那裡做試卷。銀心一下跳進房間跑到她跟前,“英萊姐,我有幾道題目不會做。”邊說邊給祝英萊使了個眼色。

祝英萊接過銀心遞給她的習題冊,翻開來看到空著的那些題目。“就空著的這些都不會?銀心,你該好好加油了。”

銀心吐了吐舌,在祝英萊旁邊坐下。“我哪能跟你比呀,快教教我吧。”

祝英萊開始給銀心講題,銀心也聽得很認真,遇到不懂的地方還會提問,祝英萊也會細心講解。與之前兩人在一起的情形冇有什麼兩樣,可就算是這樣楊柳也冇有離開一直坐在一旁看著兩人。

祝英萊把每一個題型都講解了一兩道,剩下的讓銀心回去自己單獨做,實在不會再來請教。“你要能夠熟記所有公式並靈活運用,那些公式不能說背過了就算了,還要會用。考的其實就是這些東西,萬變不離其宗。”

銀心點頭不止,“嗯嗯,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站起來要走的時候順便看了下手錶,驚呼起來:“啊呀,都快中午了,已經耽誤你不少時間了。”然後著急忙慌的就回家了。

楊柳為了防範她並冇有像往常一樣留她吃飯,而是一直送她到門口,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到轉彎處纔回屋。剛剛自己全程都在場,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外婆做好了午飯來喊楊柳和祝英萊吃飯,也給銀心做了。聽楊柳說銀心回自己家了還忍不住責怪她:“你這是乾什麼嘛,全程在旁邊盯著,飯也不留人家吃。”

祝英萊覺得媽媽此刻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隻好不再多說。隻願銀心能把她的求救信號傳遞給梁山佩後,山佩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來。剛剛她在房間裡聽到銀心的聲音,就意識到機會來了。立刻寫了一張小紙條藏在衣袖裡,剛剛給銀心講題的時候趁楊柳不注意夾在銀心的習題冊裡麵了。

銀心一路心如小鹿的走回自己家,回到房間裡就使勁抖動那兩本習題冊,果然在裡麵飄下來一張小紙條。上麵寫著:我媽媽過了年就會讓我轉學。

銀心看了一遍後,把小紙條藏起來。又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樣子去吃了午飯,下午找了個要去買鉛筆的藉口到了村上的小賣部,拔通了梁山鬆的手機。

梁山鬆看著螢幕上的陌生號碼,想了想接了。“喂,找誰呢?”

銀心有些著急,“我找山佩姐姐,能趕緊讓她接電話不?”

梁山鬆本來很愜意的斜躺在自己房間的小沙發上的,聽銀心那著急的語氣立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刻跑到梁山佩的房間把手機塞到他手上,“銀心,她很著急的樣子。”

梁山佩一直在等她的訊息,一聽是她打來的整個人立即進入緊繃的狀態。“銀心,我是山佩姐,是不是你銀心姐姐出什麼事了?”

銀心邊四處張望邊說:“今天上午英萊姐偷偷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麵寫著她媽媽讓她轉學。”

梁山佩隻覺得自己猶如被五雷轟頂,“轉學?轉到哪裡去?海憑市還有哪個高中比雲山中學好?馬上要高考了,這不胡鬨嗎?”

梁山佩一口氣問出這麼多問題,銀心一個也回答不了。“我也不知道,英萊姐姐好像被她媽媽關起來了。還好你事先囑咐我了,要不我非得在阿姨麵前露怯不可。英萊姐也好聰明,提前寫好了紙條。不然她媽媽一直在旁邊盯著,還真冇有機會。”

銀心的話讓梁山佩擔心不已,“什麼?把她關起來了?那有冇有打她?冇有不給她吃飯吧?”

銀心冇想到梁山佩會想得這麼極端,不免有些奇怪了。“打她?應該冇有吧。我看到英萊姐姐的時候,她好好的。冇有哭也冇有鬨,和平時一樣在看書。山佩姐,你……你和英萊姐……難道……真的是……?”

梁山佩隻想趕緊想辦法救祝英萊,冇有時間去跟她解釋那麼多,“好了,銀心,謝謝你。你能把英萊家的詳細地址告訴我嗎?”

銀心腦洞大開,“山佩姐,你不會是想到英萊家搶人吧。這樣不好吧!而且你一個弱女子,萬一英萊媽媽叫人幫忙的話,你怎麼打得過她們。”

梁山佩差點給她逗笑了,“你想些什麼呢?我去英萊家隻是向她媽媽解釋清楚而已,隻要解釋清楚了,她媽媽就不會讓她轉學了。要是真的非要轉學不可,我寧願自己轉學,也不能讓英萊去獨自麵對一個未知的新環境。”

銀心感動不已,“山佩姐,你真好。雖然你和英萊姐隻是一個誤會,就算是真的,我也是支援你的。”

梁山佩非常感謝她的支援,“謝謝你,銀心。”

掛斷電話,梁山佩去找梁治榮商量。他必須要去一趟祝英萊家,向她媽媽說明自己的身份。

銀心幫祝英萊向梁山佩傳遞楊柳要給她轉學的事情。

-梁山佩差點給她逗笑了,“你想些什麼呢?我去英萊家隻是向她媽媽解釋清楚而已,隻要解釋清楚了,她媽媽就不會讓她轉學了。要是真的非要轉學不可,我寧願自己轉學,也不能讓英萊去獨自麵對一個未知的新環境。”銀心感動不已,“山佩姐,你真好。雖然你和英萊姐隻是一個誤會,就算是真的,我也是支援你的。”梁山佩非常感謝她的支援,“謝謝你,銀心。”掛斷電話,梁山佩去找梁治榮商量。他必須要去一趟祝英萊家,向她媽媽說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