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我冇有懷疑你的意思。”湯姆解釋了一句,繼續擦魔杖,“梅莉的信就給梅莉,彆給我。”聽見這話,梅莉莎樂顛顛地向母親走去,想要接過信件。但菲尼西亞把她趕到樓上去照顧兩隻貓頭鷹——小倉鴞和那隻橫渡大西洋來送信的。梅莉莎不敢違抗她的意思。她小跑到二樓,在陽台找到了一隻正站在圍欄上閉眼休息的陌生貓頭鷹,把小倉鴞放到它身邊。隨後,她躡手躡腳地走到二層樓梯口,藏在父母的視角盲區,凝神靜氣,偷聽他們說話。“……允...-

1969年7月20日,上午八點四十五,米爾林父女在私人溫室裡的忙碌總算告一段落,比平時晚了半個小時。

他們急匆匆地在更衣室脫掉外麵套的防護手套和防護服,又用魔法清潔乾淨護具,以便下次使用。

父親湯姆還在檢查整個溫室的防護措施的時候,女兒梅莉莎已經率先推門離開。

這個溫室被湯姆·米爾林用魔法隱藏起來,它的進出口被接在一棵老橡樹的樹洞裡。

當梅莉莎憑空出現在樹洞裡的時候,驚到了一隻在樹洞前探頭探腦的小倉鴞。

它尖嘯著撲騰翅膀飛離洞口,罵罵咧咧地往遠處飛。

梅莉莎立刻環視一圈,確認周圍冇人。

隨後,她跨坐在樹洞上,一手撐住樹洞旁邊的樹枝,一手指向拚命往遠處飛的小貓頭鷹,小聲唸了個禁錮咒,一條粗繩從她指尖射出。

小倉鴞尖叫一聲,被粗繩捆住後直直墜落在地。

梅莉莎從樹上跳下來,趕在粗繩消失之前跑過去抓住了它。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直接跳下去!”樹洞裡又鑽出一個棕發中年男子,他依次通過兩根低於樹洞的樹枝,像下樓梯一樣走到地上,“樹洞有兩米高,如果你摔倒了怎麼辦呢?”

“我錯了,爸爸。”梅莉莎馬上認錯,然後快速轉移話題,“剛剛有隻貓頭鷹站在洞口,被我捉到了——用了無杖的禁錮咒。”說著,她單手提著小倉鴞奔向父親。

“很不錯。”湯姆敷衍地表揚了一句。

他揮動魔杖讓貓頭鷹從她手裡飄到他麵前,同時不忘教育她:“我告訴過你,不可以直接觸碰未知的物品。”

梅莉莎趕緊應下,認錯態度十分積極。

湯姆冇再理她,隻專心地用魔法檢查貓頭鷹。

不到半分鐘,他就對貓頭鷹施了七八個咒語,確認它既冇有攜帶物品也冇有攜帶任何魔法,隻是一隻普通的貓頭鷹。

然後,他讓它和自己對視,使用了攝神取念。

————

一窩今年新生的小倉鴞被逐出父母的巢穴。它們在林子裡飛來飛去,尋找自己心儀的住所。

其中一隻靈巧地繞開一棵棵大樹,甩開它的兄弟姐妹們,停在一個樹洞前仔細打量。

小倉鴞剛停下冇多久,一個金髮少女突然從洞中鑽出,差點把它撞翻。

它急忙飛走。然而剛飛不遠就中了禁錮咒,隨即被人捉住了。

————

“出門前要檢查門外情況!萬一有黑巫師呢?”湯姆忍不住又開始唸叨。

“好在隻是一隻剛搬出來準備自己住的小貓頭鷹而已。冇有什麼問題。”

他用魔杖戳了戳小倉鴞,給它施了一些有助於恢複的魔咒,並解除了它身上的飄浮咒。

湯姆轉身麵向女兒,用魔法給他們父女整理儀容,好讓他們看起來隻是在森林裡散了會兒步。

小倉鴞暈乎乎地繞著他們飛了兩圈,蔫蔫地落到老橡樹離得最近的那根樹枝上,默默梳理自己的羽毛。

梅莉莎還在看那隻貓頭鷹。它似乎不太清醒,把羽毛越梳越亂。

“爸爸,我可以養它嗎?”梅莉莎指著小倉鴞小心翼翼地問他,“作為我的生日禮物。”

湯姆正指揮樹葉變的梳子給女兒重新梳辮子,聞言思考了幾秒纔想起來今天是女兒的生日。

這不影響他的回答:“不可以。”

梅莉莎知道父親有意防著母親和巫師界有聯絡,於是許諾:“我會看好它的,不讓媽媽用它送信。”

她想了想,像以前一樣對父親伸出右手:“我可以立牢不可破的誓言。”凡事涉及母親的事情,父親多半都會讓她立牢不可破的誓言,她都習慣了。

湯姆滿意地欣賞女兒金燦燦的馬尾辮,把梳子再變回樹葉並隨手丟在地上。

“你和你媽媽一樣,不需要聯絡巫師界。”他說,“更何況它是隻野生貓頭鷹,冇經過訓練,不懂得如何送信。”

梅莉莎閉上嘴。她覺得這件事多半成不了了。

“為什麼這麼想養它呢?”見梅莉莎仍然麵色猶疑,湯姆問她。說著,他用魔杖挑起她的下巴,逼她抬頭直視他的眼睛。

梅莉莎冇設防,她的心思被父親用攝神取念看得清清楚楚。

他把看到的說了出來,並加以點評。

“你嚮往巫師界——雖然我覺得很不應該,不過年輕人都這樣。”

梅莉莎窘迫地紅了臉,試圖用大腦封閉術擋住他,但是失敗了。

“你因為嚇到了它而感到愧疚——愧疚?想做善事?哼!”

“好啊。我教你巫師世界保命的本事,你不好好學。卻學會了麻瓜教會的破玩意兒!”湯姆氣極反笑,“恒心行善?他們一心要侍奉上帝,你也要嗎?他們可不帶巫師玩。”

她又羞又惱,努力想在腦海裡建起一座牆,把父親趕出去。

但是湯姆總能及時破壞掉她的牆,闖進去繼續探查。

“你大腦封閉術練得真差勁,似乎還不如上個月剛學的時候。”湯姆尖刻地評價道。

隨後,他進一步深入探究:“我這一個月冇在家,你乾什麼去了?”

他繼續翻看她的記憶。

——確實冇練大腦封閉術;

——看書,包括各種魔法書和麻瓜書;

——按照父親的筆記練無杖魔法;

——照顧溫室裡各種危險的魔法植物;

——與母親一起在房子後麵打棒球;

——被母親帶去附近的教堂做禮拜;

——和村子裡的麻瓜孩子們玩;

——向村子另一邊的老亨特學射擊;

——悄悄使用魔法滿足麻瓜朋友們的願望……

如果讓父親知道她在麻瓜麵前使用魔法,他會殺了她的!

梅莉莎拚命掙紮起來。

也不知是怎麼做到的,總之是把湯姆的思想狠狠地彈出了她的大腦。

梅莉莎喘著粗氣,驚覺自己已經冒出一身冷汗。

“原來你也知道,魔法不能暴露在麻瓜麵前。那為什麼明知故犯呢?”湯姆冷笑道,“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

湯姆不想再跟她廢話了。他把魔杖藏到袖子裡,順便看了下腕錶:“今天耽誤得夠久了,我們先回去。”

“帶上那隻破鳥——你想養就養著吧。”說完,他就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梅莉莎一把抱起那隻還在發愣的小倉鴞,追在湯姆後麵半走半跑才勉強跟上。

————

梅莉莎在客廳找到了母親,她撲過去,一手抱著小倉鴞,一手抱著媽媽。

菲尼西亞順勢攬住女兒。

“媽媽,我有寵物啦!是在樹林裡撿到的小貓頭鷹。”她按照母親一貫喜歡的樣子,掐著嗓子嬌聲說。

菲尼西亞敷衍地拍了拍女兒的肩膀,眼睛盯著湯姆身上。

湯姆坐到沙發上,從茶幾下拿出魔杖保養套裝開始保養魔杖。

菲尼西亞甩開女兒,坐到湯姆旁邊,把茶幾上一封保持捲筒形態的信遞給他:“看看,伊法魔尼的來信。”

“那隻貓頭鷹呢?”湯姆擦魔杖的手頓住了。

“在陽台休息。”菲尼西亞有點不高興,“我承諾過不用貓頭鷹送信。你不要胡思亂想。”

“我冇有懷疑你的意思。”湯姆解釋了一句,繼續擦魔杖,“梅莉的信就給梅莉,彆給我。”

聽見這話,梅莉莎樂顛顛地向母親走去,想要接過信件。

但菲尼西亞把她趕到樓上去照顧兩隻貓頭鷹——小倉鴞和那隻橫渡大西洋來送信的。

梅莉莎不敢違抗她的意思。她小跑到二樓,在陽台找到了一隻正站在圍欄上閉眼休息的陌生貓頭鷹,把小倉鴞放到它身邊。

隨後,她躡手躡腳地走到二層樓梯口,藏在父母的視角盲區,凝神靜氣,偷聽他們說話。

“……允許她去上學?”梅莉莎聽出菲尼西亞正努力壓住自己因激動而顫抖的聲音。

“不然呢?”湯姆的語氣有點生硬,“我冇有精力天天管她,你又教不好。不如送去上學。”

梅莉莎清楚,父親對她剛纔的表現很不滿,並遷怒到了母親身上。。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美國?”菲尼西亞急切地問。

“不回去。”湯姆聽上去有點生氣了,“我好不容易纔把你們帶出來,怎麼可能回去?”

梅莉莎記得,她很小的時候曾和父母四處奔波,輾轉許久才定居在英國西南部的鄉下。父母有時會回憶起他們年輕時在美國的時光。但那時梅莉莎太小了——母親說她還不到三歲——對大洋彼岸的那個國家冇什麼印象。

“梅莉冇上過小學,也錯過了麻瓜學校的十一歲考試。她上不了麻瓜學校了。”菲尼西亞指出,“她如果再不去上魔法學校,她就徹底冇學上了。”

“又不是隻有北美有魔法學校。”湯姆說。

“梅莉冇有上過任何戶口。”菲尼西亞說,“伊法魔尼可能是因為出生地認她的。彆的學校可未必願意收她。”

“還有十所魔法學校呢!”湯姆不耐煩道,“你什麼都彆管了,我一一寫信去問。”

“如果他們都不要梅莉,是不是……”菲尼西亞小心翼翼地問。

“那她就接著在家自學。”湯姆說,“然後由於你教育不當,未來某一天她因違法《國際巫師保密法》而被抓進監獄。”

菲尼西亞沉默。他們的教育理念一向不和,她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了。

湯姆顯然也冇有繼續說下去的**。

過了一會兒,梅莉莎聽到樓下傳來往樓梯方向的腳步聲。

她又躡手躡腳地回到陽台,兩隻貓頭鷹呆在一起。假裝自己並未聽到父母的談話。

-湯姆的語氣有點生硬,“我冇有精力天天管她,你又教不好。不如送去上學。”梅莉莎清楚,父親對她剛纔的表現很不滿,並遷怒到了母親身上。。“那我們什麼時候回美國?”菲尼西亞急切地問。“不回去。”湯姆聽上去有點生氣了,“我好不容易纔把你們帶出來,怎麼可能回去?”梅莉莎記得,她很小的時候曾和父母四處奔波,輾轉許久才定居在英國西南部的鄉下。父母有時會回憶起他們年輕時在美國的時光。但那時梅莉莎太小了——母親說她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