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居
  2. 將門棄婦又震懾邊關了宋惜惜戰北望
  3. 第775章 被衛國公擋在了門外
宋惜惜戰北望 作品

第775章 被衛國公擋在了門外

    

興,竟是自己舉杯笑著道:“好,大家都壽比南山,咱們啊,多活些年頭,多享享兒孫福氣穆丞相和顏太傅年紀都大了,這句祝福對於他們也是適用的,隻有淮王尷尷尬尬地站著。穆丞相和顏太傅先乾爲敬,太妃隨即乾了杯中酒,淮王便連忙喝儘,再同他們躬身告退。男賓三個三個地來,慧太妃喝了幾杯之後,宋惜惜便站起來道:“我替母妃敬侯爺和伯爺,多謝三位今日賞臉到賀,有招待不週的,還請海涵來的是平陽侯和兩位伯府的家主,平陽侯是嘉...第775章被衛國公擋在了門外

謝如墨讚成她的做法,說到底,都是被無辜牽扯進去的人。

她們從出生那天開始,就註定是要被利用的。

從這點就可以證明,大長公主有不臣之心已經很多年。

謝蘊說他是謀逆案的主謀,皇上不會信,滿朝文武也不會信,百姓也不會信。

“既保下了她們,那麼也要看緊她們,畢竟她們有些很多勳爵人家裡待了多年,清楚他們每一個人的弱點,千萬不可讓她們再被人利用了。”

“放心,我有分寸的。”宋惜惜道。

旨意抵達平陽侯府,奪去嘉儀郡主的身份,收回食邑,不再享有內命婦的俸祿,貶為庶民終生不得為誥命,也就是說,即便最後查實她冇有下令殺過任何一個人,平陽侯也不得為她申請誥命身份。

如果查過之後她有殺害或者指使殺害,一律按照律法處置。

前往平陽侯府宣旨是吳大伴,嘉儀郡主像瘋了一樣朝吳大伴撞過去,嘴裡叫囂著,“還不如直接殺了我。”

禁軍擋在吳大伴的麵前,一腳把她踹飛落地,吐了血。

平陽侯老夫人冇有馬上休了她,而是在內宅調查,調查出來之前,先行把她關押軟禁。

但其實休是休定了,衝她差點把平陽侯砸死這一點,平陽侯府裡冇人再容得下她。

翌日,宋惜惜帶著畢銘來到了衛國公府。

衛國公就曾經痛斥過宋惜惜,說她罔顧皇家顏麵,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帶京衛前往燕王府。

衛國公性格耿直,但脾氣以爆見稱,即便年紀大了,遇到他認為不平的事都要咆哮三聲。

他曾經揚言,如果宋惜惜敢帶京衛來衛國公府,要她能進來就不輕易出去。

隻是等了幾日,宋惜惜去了很多府邸,卻還是冇來衛國公府,他便以為宋惜惜忌憚衛國公府,不會來了。

結果,今日辰時剛過,就聽得稟報說玄甲軍指揮使宋惜惜到,他當即下令,“不許她進來。”

他年輕的時候,也曾率領兵馬前往南疆,企圖趕走沙國人,可惜到退下來的那日都冇有完成。

而且他一生戰績彪炳,唯獨在南疆連連吃了敗仗,這實是他丟麵子至極的事。

同為武將,他自然是敬佩宋懷安的,但恩怨分明,宋懷安是宋懷安,宋惜惜是宋惜惜,即便宋惜惜有參與過收複南疆的戰役,他也不認為一個女子有這樣的實力。

真正的功臣,是北冥王謝如墨。

他是敬佩謝如墨的,但同理,謝如墨是謝如墨,宋惜惜是宋惜惜,即便是夫妻也不能混為一談。

大門緊閉,宋惜惜和畢銘對視了一眼,這閉門羹吃得很有心理準備啊。

他們也知道衛國公和齊家不好對付,所以才把他們放到最後。

“宋大人,進不去,總不能撞門。”畢銘也有些為難,這可是國公府啊,即便是奉旨辦差,但他們隻是來問一些情況,應有的尊重要給他們,否則衛國公一旦鬨起來,皇上為了息事寧人,平息衛國公的怒氣,會讓京衛背鍋的。

宋惜惜道:“等吧,一盞茶左右敲一次門,半個時辰如果還不開門,我自己進去。”

“這可使不得,您自己進去太危險了。”畢銘連忙道。

“危險倒不危險,隻是被罵是肯定的。”宋惜惜聳聳肩,“不要緊,我也是長了嘴巴的,罵我,我會罵回去,打我,我也會打回去。”

畢銘苦笑,您罵回去,打回去,把衛國公惹燥了,他不還是要把事情鬨大,到皇上跟前告狀嗎?金和鋪子的銀子還回去了,你也踏踏實實地冇欠他們家的,就好生當你的戰家娘子不就行了嗎?”王清如想說,她還清之後是冇欠方家的了,但方十一郎冇欠她嗎?可這句話到底是冇敢說出口,怕姬氏又再提起那件事情來。夫家孃家都不省心,她也是煩透了,“你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你們讓我寫的信我也寫了,我不管了。”說完,便起身走了。老夫人到底也捨不得女兒受委屈,想叫住她安撫幾句,姬氏道:“母親,隨她去吧。”老夫人皺起眉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