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居
  2. 李燕
  3. 第764章
陳元 作品

第764章

    

勺上。霍東明慘叫一聲,站在原地搖搖晃晃的。隨後有一群嫡係衝上去將霍東明撲倒在地上,對霍東明拳打腳踢起來。“打死人了啊,死人了啊!”李燕坐在地上哭嚎不停。霍惜霞急忙跑過來,擋在弟弟麵前,對霍新賢哭喊道:“求你了放過我的家人,你們要殺要剮,全衝我一個人來好了!”“我殺你乾嘛?我隻是按照先前的約定,收回老宅,誰敢阻止,亂棒侍候。”霍新賢冷笑道。霍惜霞驚慌的道:“你不能把我們趕走,依依還要讀書呢,等她放學...劉墉喃喃自語的說道:“陳元是江南之主,如果我去江南省和他作對的話,相當於強龍打地頭蛇,劉家無法動用到全部的力量,而且還被陳元集中力量攻擊我。”

“如果能把他引來京城,我的底盤的話,那麼陳元這個江南省的地頭蛇在京城就是一隻小小蚯蚓了,到時候我想要他怎樣去死,都是我說了算!”

“冇想到我劉墉也這麼聰明瞭,哈哈哈!來人啊!”

“老爺何事喚我?”一個親信闖進來。

“去查一查,與陳元,與南城北良集團有關的人和事,我明天天亮就要知道。”劉墉吩咐道。

第二天一大早。

這名親信把他整理的與陳元有關的人和事列表遞交給了劉墉。

“哦?天助我也!”劉墉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來人啊,備車,我要去古家!”

中午。

南城北良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姐夫!你得幫幫我,我求你了!”霍東明突然闖進來,跪在了陳元麵前。

“小弟你這是做什麼啊?快起來!”陳元急忙將他扶起來。

“不,我不起來,我真的有事求你,求你了!”霍東明麵色蒼白,一臉無助。

陳元見狀表情變得凝重,道:“你說。”

霍東明哽咽的說道:“小琴要結婚了,對象是京城羅家的羅思成,那羅家是黃家的附庸,地位和古家差不多,他們說古小琴和羅思成是門當戶對,但我覺得小琴應該是被逼的。”

“黃家附庸?”陳元一聽立馬明瞭了。

“姐夫,所以我求你幫幫我救救小琴吧。”霍東明顫抖的道。

“小弟你起來吧,不用跪著。”陳元輕歎道。

霍東明喊道:“我知道小琴之所以冇有告訴你,是因為不想讓你去京城救她,因為京城真的很危險,那是黃家的地盤!她擔心你有去無回,我也擔心啊。”

“但是姐夫請原諒的我的自私吧,就算我這輩子娶不到小琴,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跌入一個人生的深淵中,我不能看著她不快樂!”

“我也知道姐夫如果你去京城將會很危險,但我太無助了,我不知道該求誰……”

“起來。”陳元強行將這個小舅子站起來。

“你放心,京城我必定回去的,小琴是我南城北良之人,我怎能眼睜睜的看著黃家的走狗染指她呢?”

“至於京城很危險,我知道,但對我來說這天底下還真冇有任何地方算得上是真正的危險。”

“京城,我去定了,這南城的事務就暫時交給你和雨桐了。”

陳元走出了辦公室的門,走出了北良集團大廈。

“將軍,您決定要去京城了,決定要去麵對林家了?”卯兔如影相隨。

“黃家和小琴的事隻是一個契機,我真正要麵對的是那老東西的家族。”陳元雙目冒起了寒芒。

世人皆以為陳元如果能認祖歸宗,如果能得到林家的承認,如果能從一個野種變成真正的令家人,那對陳元來說是多麼的幸運之事。

但隻有卯兔和其他亮劍軍團的戰士們才知道,林家算什麼東西,豈能配得上將軍?

聯想自己的身世,和那生死不明的生母,陳元的林家隻有恨!他們帶到了城外,南溟把孩子一個個抱下來,交給城外的手下,最後提著雲溪扔到了另一邊,對手下道:“看緊他。”言罷,又騎著白夔入了城。雲溪怔怔看著南溟和白夔的背影,在越來越濃的煙霧裡迅速消失,默默閉上了眼。好人?嗬。當南溟又將兩批人帶出城後,他意識到不對勁了。路上逃跑的人,跑著跑著就倒下了,他們張大口鼻、掐著喉嚨的在地上翻滾。窒息的感覺,他亦有,隻是他內勁深厚,可以將呼吸速度放得極慢,倒也不是不能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