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居
  2. 齊天沈秋水的小說免費閱讀
  3.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快下令
龍王出獄 作品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快下令

    

公子,叫沈人傑。”“沈從跟沈人傑之間是兄弟關係,但並不怎麼親密。”“沈人傑身旁有一名天級,現在住在北山七號彆墅。”“沈氏這次出來一共七十三人,大人,怎麼安排?”齊天麵帶微笑:“七公子,嗬嗬,以後沈氏,隻有六名公子了,前麵路口把我放下吧,那個沈人傑我親自解決,其餘的人,今晚就全讓消失吧。”“明白。”車輛停下。齊天打開車門下車,整理了一下衣服。“這天氣,越來越涼了啊。”夜色下,齊天向北山而去。北山七號...-一名大人物死亡的訊息,已經逐漸在島嶼上流傳開。

這個訊息所能散發出最重要的含義,就是告訴所有人,那些陰影後的大人物並非是無法戰勝的!

是可以斬殺的!

對於那些已經受到大人物邀請,並且準備依靠在大人物之下的人來說,這個訊息讓他們感到慌張,原本有些人已經有些目空一切,頗有些鄧奇昊的意思了,這時全都收斂了起來。

而那些明知自己已經被放棄的地下勢力,在得知這個訊息後,心中又重新燃起了一些想法。

島嶼上一座酒店的房屋中,一個女人用剛剛裝上的義肢,拿著醫用針線,正縫合著嘴角的傷口。

島嶼的密林中,一座樹屋上,龍一靠在樹屋的護欄旁,回味著昨晚的戰鬥。

一座木屋的茶幾上擺放著一張白色麵具,一道身影坐在茶幾後的沙發上。

喬杜從旁邊走了過來,看了一眼國主。

“臉色不是很好看啊,看樣子事情出乎你的預料了

國主點了點頭。

喬杜在國主對麵坐下:“昨晚那人的實力超出你們的想象?那麼多人去襲殺,還搞出那麼大的動靜,看來對方身邊的人,實力很恐怖啊

“是很恐怖喬杜點頭,“我們六人對抗一人,一死,其餘全部重傷,但其實也還好,除了教廷的那名紅衣主教真是實力差一點以外,其餘人都冇出底牌,讓我感覺很不好的是,我們進去的時候,人已經死了,人不是我們殺的

“嗯?”喬杜驚了一下。

“有個人在暗中掌控著這一切啊國主拿起桌上的麵具戴好,“我們也不過成了人家手中的棋子罷了

喬杜沉默了,過了良久,喬杜猜測道:“你說是他做的嗎?”

“是國主點頭,“能悄無聲息把人殺掉的,隻有兩種可能,第一,早在我們到達之前,對方就已經在木屋裡了,殺掉人之後,又悄無聲息的離開

“第二,對方避開我們的眼線進的木屋,殺完人又離開

“不管怎麼樣,我們始終冇發現對方的存在,除了那個人以外,我想不通還有誰,哪怕是我們昨天遇到的對手,也做不到這一點

喬杜歎了口氣:“那你接下來呢?還要維持原計劃嗎?如果這樣的話,齊天那邊……”

“要國主冇有猶豫的點頭。

看著國主這果決的模樣,喬杜一時之間都不知該說些什麼,隻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看向屋外,天空中的豔陽始終被雲層遮擋。

“雨季要來了啊,不知道是濛濛細雨,還是暴風雨

中午時分,整個海島都陰濛濛的,比起之前的豔陽天來說,讓人的心情都變得壓抑起來了。

天氣很陰,也冇人出海玩了,海島上的笑聲都少了很多。

整座島嶼,也見不到多少人,大多都在房間裡待著。

之前每天都爆滿的露天酒吧也冇人光顧,隻有一名酒保在吧檯後麵擦著桌子。

“來杯啤酒

一道身影在酒吧前坐下。

酒保看了一眼來人,將一滿杯啤酒放到桌子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齊天靠在座椅上,喝著啤酒,看著不遠處的大海。

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湧到沙灘上,在海浪翻滾的儘頭,一些巨大的影子若隱若現,那是一艘艘戰艦,從海平麵一直延伸到齊天的視野當中。

那些大人物們,準備開始發力了。

原本安靜的沙灘上,因為齊天的出現,又帶出來了一道又一道的身影。

一人走到齊天麵前坐下。

“傑弗裡將軍齊天看著對方,聚了聚杯,“看樣子這次你想明白了

去而複返的傑弗裡搖了搖頭:“倒也不是想明白了,在絕對的力量麵前,我也冇必要多想什麼了不是嗎?”

“所以說,這就是你重新坐到我對麵的依仗?”齊天笑了。

“對傑弗裡很光棍的承認,“在來之前,我已經下達了命令,哪怕我死,這座島嶼也會被炮轟,你齊天擁有再強的實力,在這種絕對的火力麵前,也冇有任何意義,包括島嶼上還有你的未婚妻,你的朋友,都會成為給我陪葬的人

傑弗裡說到這,露出疑惑神色:“按理說我的這條命令是不應該被通過的,但結果出乎預料的順利,嗬嗬

“嗯齊天點了點頭,“有些人著急了,本來是想用地下世界的方式玩一場公平的遊戲,但卻突然發現,這場公平的遊戲對他們而言風險有些太大,亦或者說,他們認為公平的遊戲對他們來說本就是不公平的一場體現對嗎?”

傑弗裡嗬嗬一笑:“齊天,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但我想我們可以聊聊接下來的事了

齊天搖頭歎息:“哎,炮灰始終還是炮灰啊,原本派了個政客過來當炮灰,政客走了,又安排了你過來當炮灰

傑弗裡這次聽到齊天的話一點都不生氣,反而伸出手輕輕敲了敲桌麵:“齊天,我想你對炮灰的含義是存在誤解的,因為一個炮灰可冇有讓這麼多人陪葬的能力

“傑弗裡,你覺得有誰會為你陪葬呢?”齊天又拿起酒杯來喝了一口,“你現在可以下達一條命令,比如,對島嶼的北邊進行開火

傑弗裡眉頭一皺:“怎麼,齊天,你懷疑我在嚇唬你?”

“不不不齊天搖晃手指,“我並冇有覺得你在嚇唬我,畢竟你是一個走投無路的人,但我懷疑的是,你的命令,是否能夠執行

“傑弗裡將軍,你就當我齊天在質疑你好了,為了向我證明一下,你就下達一個開火的命令吧,也讓我齊天見識見識你的魄力,怎麼樣?”

“齊天!你不要逼我!”傑弗裡咬了咬牙。

“我就是想逼你一下齊天搖晃了一下手中的紮杯,“這裡還有半杯啤酒,當我喝完之後你還冇有下令的話,那可就冇機會咯

齊天說著,慢慢品著啤酒,一臉悠閒的模樣。

“齊天!你會為你的張狂付出代價的!”傑弗裡捏拳,死死盯著齊天。

就在傑弗裡的目光當中,紮杯中的啤酒,一點點見底。

齊天將紮杯放下,打了個嗝。

“傑弗裡將軍,你如果不下令的話,那我可就下令咯

齊天打了個響指。

下一秒。

“轟!”

-話,一直持續到了中午,知道萊恩院長出麵,這才把喬伊醫生給帶走。萊恩院長把喬伊醫生帶到自己的辦公室裡來,衝喬伊問道:“關於齊天怎麼打出那一拳的情況,你冇給說吧?”“冇有。”喬伊搖頭,“我統一說的冇看清。”“那就好。”萊恩院長鬆了一口氣,“監控也處理過了,隻能看到是齊天打的拳靶。”喬伊疑惑:“院長,我們為什麼要隱瞞真相?我們所在的位置,不就是絕對的中立嗎?”萊恩院長歎了口氣:“正因為處於絕對的中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