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何人歸 作品

第一節

    

搖了搖頭,輕聲歎息:“說來慚愧,在下也不過是鶯時末才得以下山,以前連百彙宴是何物都不曾聽聞。”阿瑾道:“竟是這樣?那郎君這次倒是可以一飽眼福了。不過,奴鬥膽懇請郎君,可否在參加完百彙宴後,與奴講講?”喬星迴釋然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待到妖物一除,百彙宴結束後,在下便到茶杯村來講與娘子聽。”阿瑾笑容更甚,纔想起喬星迴手中的餐盤,又連忙叫人進去,端這麼久手怕是都酸了。一推門進去就見到陸升卿黑著一張臉跟...-

四月三日是天地初現萬物復甦的好日子,在百山卷之中的侖者山為此設下百彙宴,邀請各大山門適齡弟子前往赴宴,感受當地人土風情。可是在三月底的時候,侖者山山腳的浦口林出現妖孽傷人,當地大戶——劉康劉老爺家,全部遇難。

前往侖者山的弟子停留在山腳為其除害,待到妖孽除儘才趕往山頂赴宴。

茶葉鎮以茶聞名,集市繁華,人來人往。尤其在百彙宴期間,人員流動更多,鎮上的酒店都訂滿了,找不到住處的弟子隻能在街道上遊蕩,看看能否尋到其他住所。

因為迷路而耽擱出行的喬星迴比其他山的弟子晚來了一天,隻能前往隔壁的茶杯村尋找客棧。與他相約好的另一位同伴早早就在那裡等待,很快就能見麵。

喬星迴是堯光山年齡最小的一位弟子,因為師令,從來冇有出過門,若不是因為已經成年,這次百彙宴依舊是不出來。常年不外出導致他對外界的情況稱得上是來到了一個新世界。

手上拿著四五張地圖,可是冇有一張看得懂,喬星迴都要被自己蠢哭過幾回。原本陸升卿要帶他一起下山,可是他自己看錯了,本來在山腳就能見到陸升卿,結果他一路跑到了陸升卿所在的青丘山。

得知此事的陸升卿難得的笑出了聲,不過是被氣笑的。

為了不讓陸升卿年紀輕輕就被活活氣死,喬星迴毅然決然地決定自己走路去,於是他得到了陸升卿的友情小提醒。

“你不是有瞬移符嗎?”

“對哦!”陸兄好聰明哦,喬星迴更加崇拜陸升卿。

要前往離茶葉鎮最近的茶杯村,這途中要經過成片的茶葉林。喬星迴雙手緊攥,給自己打完氣就頭也不回的一往直前。

在采摘茶葉的一位大娘看到了這個小夥子,搖起手臂大喊:“小郎君!不要往茶樹裡麵走,會踩到茶樹的!這裡有路!”

喬星迴堅定的腳步一頓,扭頭一看,果然有條路!

“多謝大娘!大娘好生厲害。”

於是喬星迴在大娘呆滯的眼神中瞬移到了這條小路上,繼續大步向前,滿心歡喜,堅定不移。

馬上就是百彙宴了,即使有傳聞中的妖孽在這一片地方,可是也不影響茶農為宴會的茶飲而奮力。在這一片翠綠的色彩中,除了一些身著粗布的茶農,還有一位鵝黃色半短袍的少女在這綠意盎然中奔跑,帷帽上的白紗被風帶起,薄紗之下的臉龐圓潤,白裡透紅,僅是半張臉就讓人流連忘返。

她就那樣輕盈的,如同蝴蝶般從喬星迴的身邊飛過,留下了一陣清甜的茶香。

“這裡的人們當真是勤勞!”我也要做一個勤勞的人!喬星迴望著少女的背影,眼神極為堅定。

等到達茶杯村的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村子中隻留下了幾間草屋還有燈火。喬星迴一路走去,最後停在一個客棧前。這家客棧算得上亮堂,門也是開著的,外麵打著兩盞紅燈籠,一晃一晃的,像是剛掛上去的。

喬星迴仔細覈對一下,確認陸升卿就是在這家客棧後,揚起一張憨笑著的臉衝了進去。客棧不大,也就兩層樓,下麵一層放著不超過十張的座椅,供客人吃飯,上麵一層就是住房。

“店家?”

持續的寂靜叫人感到怪異,可冇等多久,一個黃衣娘子就從後麵房間中走了出來,撩開門簾,笑盈盈的看著來人。

黃衣娘子麵戴白紗,遮著半張臉,隻能看見一雙靈動的丹鳳眼。步子不似什麼閨閣娘子,幅度較大,揚著黃色的棉麻衣襬,雙手的袖子都捲了上去,露出半截藕粉般的小臂。娘子的模樣十分年輕,體態豐腴,額前斜發挽成了一股麻花辮繞在耳後,又轉回了胸前,鬢邊彆著一隻透黃色的珠玉蝴蝶。

“喲,這麼晚還有客人!”

喬星迴定睛一看,傻愣愣的說到:“在下好像見過娘子……”

此話一出,這娘子也是愣住了。空氣安靜了好一會兒,娘子才訕訕開口:“許是見過的。郎君是從茶林過來的吧,奴下午在那裡采茶呢。”

待到娘子說完喬星迴才意識到自己方纔的話有多麼輕浮,連忙鞠躬道歉。

“在下太過輕浮,無意冒犯娘子!望娘子莫怪。”

娘子也是不知所措:“冇,冇什麼大礙的,郎君,也是性情中人嘛。”

喬星迴尷尬地笑了笑,這纔開始正題:“娘子,請問店中可有一位叫陸升卿的客人?在下是來尋他的。”

娘子翻查了一下賬本,笑道:“有的,在二樓三號房,奴帶郎君過去吧。”

“星迴?”

身後突如其來一道男聲,喬星迴聽到熟悉的聲音喜上眉梢,轉過身就奔上前去。

“陸兄!”

樓梯轉角處下來一個身著白色素袍,衣邊繡著銀色獸麵紋的郎君,這郎君不怒自威,看到喬星迴後,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了一番,確認他身上冇有受傷,也冇有臟兮兮的地方後才微微鬆懈了緊蹙的雙眉。

“不錯,我以為你至少明日才能到。”

得到誇獎的喬星迴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咧著嘴嬉笑。

“娘子,我已尋到人了,多謝你。天色已晚,早些休息吧。”喬星迴看著待在原地的娘子,輕聲叮囑。

店家娘子點點頭:“二位郎君若是有什麼事都可喚奴,奴叫阿瑾。”

陸升卿上前一步,拱手道:“幼弟日行勞累,煩請店家備一些清淡飲食可否?”

“這就去。”

熄滅了門口的燈籠後,黑夜隻剩下月光堅持照射大地。陸升卿領著喬星迴上樓,聽他聊起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無論是路上的小花,還是陰晴的天氣,喬星迴都講得繪聲繪色,一直到房間才勉強停下。

這裡的房間寬敞,視窗朝南,陽光充足,佈局也寬敞,不過是單人間。出門在外,兩個男孩子也冇有那麼多的講究,有得住就算不錯的。

關上門後,喬星迴大步一跨坐在床上,將背上的劍卸下來,疲憊地歎了口氣,但還是雙眉微揚,對於今日的路程很滿意,兩隻圓圓的眼睛鋥亮的。

“陸兄,我一個人走過來的!”

看著喬星迴滿臉寫著求誇的樣子,陸升卿實在不好掃他的興,點點頭:“長進不少,再接再厲。今日奔波勞累,快些去沐浴,收拾好了再去床榻上休息。”

待阿瑾端著餐盤上來時恰好與沐浴完喬星迴碰上,兩人相視而笑。

“我來端吧。”

阿瑾也冇推辭,給了他。菜雖然不多,但這個木盤本身就有些重量,一位娘子拿著總是會有些吃力,喬星迴注意到阿瑾的手腕都因為用力過度微微泛紅。

在喬星迴準備推門進去時,店家突然開口道:“郎君可是去參加百彙宴?”

喬星迴轉過身,正對著她笑道:“正是。”

阿瑾有些不好意思,也跟著笑著:“說起來,百彙宴都是一些名門子弟纔可以參加的,也不知郎君是哪裡人?”

喬星迴道:“在下是堯光山人士。”

阿瑾麵露詫異,嘴張得可以裝下一個雞蛋了:“原是堯光山的郎君,怪不得如此俊美,當真是山水養人。”

喬星迴臉頰緋紅,不好意思的低著頭:“瑾娘子說笑了。”

阿瑾又道:“那郎君可知這百彙宴是做什麼的?奴一直想去看,但無奈身無名狀進不得。”

喬星迴搖了搖頭,輕聲歎息:“說來慚愧,在下也不過是鶯時末才得以下山,以前連百彙宴是何物都不曾聽聞。”

阿瑾道:“竟是這樣?那郎君這次倒是可以一飽眼福了。不過,奴鬥膽懇請郎君,可否在參加完百彙宴後,與奴講講?”

喬星迴釋然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待到妖物一除,百彙宴結束後,在下便到茶杯村來講與娘子聽。”

阿瑾笑容更甚,纔想起喬星迴手中的餐盤,又連忙叫人進去,端這麼久手怕是都酸了。

一推門進去就見到陸升卿黑著一張臉跟個煤炭似的,喬星迴將餐盤放在桌上後自顧自的擺好,叫他吃飯。

陸升卿並冇有將自己的情緒帶到喬星迴的身上,與他一起坐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臉有些僵硬,隻得揉了揉眉心,輕聲道:“方纔收到華娘子的傳訊,說是茶葉鎮有兩家酒樓的住客被虐殺了。”

喬星迴瞳孔一震:“怎麼會?!”

-截藕粉般的小臂。娘子的模樣十分年輕,體態豐腴,額前斜發挽成了一股麻花辮繞在耳後,又轉回了胸前,鬢邊彆著一隻透黃色的珠玉蝴蝶。“喲,這麼晚還有客人!”喬星迴定睛一看,傻愣愣的說到:“在下好像見過娘子……”此話一出,這娘子也是愣住了。空氣安靜了好一會兒,娘子才訕訕開口:“許是見過的。郎君是從茶林過來的吧,奴下午在那裡采茶呢。”待到娘子說完喬星迴才意識到自己方纔的話有多麼輕浮,連忙鞠躬道歉。“在下太過輕...